主页 > D生活圈 >一家八口欠租断电‧孩子走廊借光读书 >

一家八口欠租断电‧孩子走廊借光读书

2020-06-14

一家八口欠租断电‧孩子走廊借光读书(吉隆坡27日讯)甲洞太子园组屋一家八口在贫病交迫下,拖欠屋主长达一年共4200令吉屋租,以致屋主上门逼迁,电源被当局切断,他们过去一年在无电供下点蜡烛和蚊香度日,6名就读中小学的儿女则模仿古人“凿壁借光”,在组屋走廊摆设桌椅,借助走廊的灯光温习功课,困苦家境令人同情。现年54岁的符亚财是符家的经济支柱,他週日在增江太子园组屋住家受访时指出,他们一家是在2007年搬进组屋居住,每月需缴350令吉租金。他声称,他一直都是靠从事散工维持家计,虽然每月收入约1200令吉,而且还有福利金的资助,但是仍无法应付日渐沉重的家庭开支,尤其6名年龄介于4至15岁孩子庞大的教育开销。强调没欠水电费他说,全家每月生活费约600令吉,加上屋租和水电,平均每月开销上千令吉,“如果没有病痛还可以应付,但是,我的工作不稳定,而且收入又少,加上孩子一个接一个上学,开支越来越大,所以才没有能力还屋租,渐渐欠下一整年的屋租。”他强调没有拖欠水电费,电供被切断是因为拖欠太多房租,因此设在屋外的电錶被当局拆除收回,至今已有一年多没有电供使用。由于电源被切断,家中的电器如电灯、风扇、电视机及冰箱等全都无法操作,他们每晚都是在烛光昏暗下度过黑夜,即使天气炎烈难顶,他们也没有办法,只能咬紧牙根度过每一天。“我们每晚就是点蜡烛和蚊香度过,孩子要做功课就去外面,因为走廊有灯光可以温习。”生病也不敢住院他披露,15岁的长女因为经济困境已辍学一年半,除了长女和幼子,其他4名儿女分别在增江国中和增江北区华小上学,每日所需的零用钱也不少。他说,他不久前因为全身长满红斑而被逼进院治疗一星期,虽然医生建议他继续留院观察,但是他担心妻子及儿女无钱开饭,因而要求医生让他出院找工赚钱。“我出院后就到巴剎去,乞求那里的人给我一份工作,好让我赚钱解决家里的开销,所幸找到一份驾罗里送菜的工作,一家人才不必饿肚子,我目前吃药维持病情。”住家凌乱蚊虫滋生符家居住的单位共有3间睡房和2间厕所,但是,其中一间睡房已埋满杂物,只有两间睡房可用,加上客厅和厨房凌乱不堪,引来蚊虫滋长,符家上下全都被蚊虫叮咬至伤痕累累,卫生问题严重。根据记者所见,符家一家八口因为长期生活在陋居,因此被蚊虫叮交得遍体鳞伤,除了符父全身长满不明的红斑,9岁儿子符凤安双脚也因为蚊咬而严重被抓伤流血,据称,学校一名善心老师经常带他去就医治疗,所以伤势才不至于变得更严重。由于符家面对经济的问题,符家6名子女的卫生也无法获得良好照顾,他们大多披头散髮,而且身体沾满污秽,相信是因为过去2天水供中断无水沖洗所致。屋内满地都是损坏的家具、玩具、文具、光碟、床舖和垃圾,餐桌上虽有两盘青菜,但发出异味,其他装在饼桶里的干粮看似囤放了很久,无法再食用。符亚财声称,长女辍学后在家洗衣、煮饭和照顾弟姐,他们一天只吃午、晚两餐,偶尔有好心人士捐出蔬菜,让他们不至于为了三餐而烦恼。马华联移交1千善款马华联邦直辖区“1个马来西亚工作队”週日前往慰问符家时,把1000令吉善款移交给符亚财,并送上许多粮食、食水、日常用品等。队长陈元虎指出,他们将协助安排符家搬迁至附近的人民组屋,并寻找善心人士捐出家具,让符家度过难关,并且重新生活。他也透露,符亚财已经获得吉隆坡市政局的批准,可以搬到Intan Baiduri花园人民组屋居住。不过,由于符家儿女都在附近的增江中学和华小上学,为方便符家及节省交通费,他们在符家的要求下,协助向市政局申请转迁至附近组屋。“我已经联络了市政局副总监反映此事,他也表示同情和关注,并答应会儘快处理符家的申请,所以我们会跟进此事,协助符家搬迁。”受询符家拖欠1年的屋租问题,他声称,屋主已经採取行动上门逼迁,“我们希望屋主好心有好报,不要再追究屋租了,让他们顺利搬走。”他们相信屋主只想符家儘快搬离,不会再追究拖欠租屋的问题。他们表示,如有善心人士想要提供协助,可以致电甲洞区团服务中心03-62531133洽商。出席者包括副队长颜骏任、秘书黄敬修、财政陈国永、队员刘振国、林世进等。新闻背景数次向政党报章求助自2007年起,符亚财先后向各政党领袖和报章求助。《》曾在2009年筹募3500令吉给符家,让他们度过难关。2007年,符亚财一家住在增江阿曼布特拉组屋,因拖欠数月的房租和水电费,后来迁至增江北区廉价组屋,同样是没有缴还各项费用。2009年,符家6名子女的困境引起社会的注目,除本报《公益金》施予援手,富贵集团旗下的《富贵爱心基金会》当时替他们清还了所拖欠的费用,并替他们收拾及整理原本髒兮兮的住家环境,并添置家具等。不过,事隔不到两年,符亚财无力改善经济困境,再度因拖欠屋租等债务,一家又陷入困境。‧2011.03.27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是的,我曾有一栋房子。先前说我在「我家」门口上了车,指的并不只是我的住处,而是我的房子。儘管薪资微薄

试读连结我们经常笑称身旁过瘦的朋友:「再瘦下去就可以直接塞进行李箱了。」然而这样一句玩笑话,在《行李

我们总期待在关係里被疼爱,但往往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向失衡,停止责备自己不够好,不够努力,看看让爱转弯的

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时代,性别的刻板意见与歧视经常不知不觉在言谈中涌现,「你这幺恰会交不到男友喔」「妳事